9游会

  • <tr id='0boGaj'><strong id='0boGaj'></strong><small id='0boGaj'></small><button id='0boGaj'></button><li id='0boGaj'><noscript id='0boGaj'><big id='0boGaj'></big><dt id='0boGaj'></dt></noscript></li></tr><ol id='0boGaj'><option id='0boGaj'><table id='0boGaj'><blockquote id='0boGaj'><tbody id='0boGa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boGaj'></u><kbd id='0boGaj'><kbd id='0boGaj'></kbd></kbd>

    <code id='0boGaj'><strong id='0boGaj'></strong></code>

    <fieldset id='0boGaj'></fieldset>
          <span id='0boGaj'></span>

              <ins id='0boGaj'></ins>
              <acronym id='0boGaj'><em id='0boGaj'></em><td id='0boGaj'><div id='0boGaj'></div></td></acronym><address id='0boGaj'><big id='0boGaj'><big id='0boGaj'></big><legend id='0boGaj'></legend></big></address>

              <i id='0boGaj'><div id='0boGaj'><ins id='0boGaj'></ins></div></i>
              <i id='0boGaj'></i>
            1. <dl id='0boGaj'></dl>
              1. <blockquote id='0boGaj'><q id='0boGaj'><noscript id='0boGaj'></noscript><dt id='0boGa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boGaj'><i id='0boGaj'></i>

                小節不守,終累大德

                ——衢州市柯城區原區委副書記、區長方慶建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2020年10月26日 17:09:40 來源: 作者:顏新文 葉佳溶 林庭宇

                  “多年前,因一起行政侵權案件,我作為政府的代表曾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應訴,以訴訟參加人的身份見證了整場庭審,當時我為法治政府建設的進步而感到無比自豪。今天,我再一次站在被告席上,卻是█因為觸犯黨紀國法接受人民的審判,真的很自責、很羞愧、很悔恨……”2020年4月22日上午,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遠程視頻系統連線方式,開庭審理了方慶建涉嫌職務犯罪案件,在作最後陳述時,方慶建幾度哽咽、沈痛懺悔。

                  站在被告席上的方慶建,曾擔任衢州市柯城區副區長,常山縣委常委、副縣長,衢州市綜合行政執法局黨委書記、局長,衢州市柯城區委副書記、區長等職務。2019年6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9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2020年8月7日,方慶建因犯受賄罪被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對其犯罪所得贓款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作為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的典型,細數方慶建主要違紀違法事實,發生在黨的十八大後受賄次數竟高達90次;接受同一對象行賄次數最多的達20次、最長時間達16年之久。受賄財物價值共計人民幣270萬余元。在被審查調查期間,方慶建無數次撫躬自問,回想自己為何在違紀違法道路上越滑越遠,以至墜入深淵。他在懺悔書中自稱“轎夫濕鞋,不復顧惜”。

                  小節不守、私欲放縱,

                  他淪陷在“親情”掩飾的泥潭中

                  “現在當官需要跑、需要送、需要錢,我可以在這方面支持你,這些錢將來在你職務提升時會用得上。”信奉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表哥吳某某經常在方慶建面前說這樣的話,這話聽得多了,方慶建也開始心動了。他說,因為有了這一層“親情”的“包裝”,使自己從一開始還有些難為情、內疚和忐忑,漸漸變得習以為常,最終喪失了底線。2萬、3萬、5萬、10萬……吳某某所送的財物,隨著方慶建貪欲的逐漸膨脹也逐步地加碼,方慶建都一一笑納。

                  辦案人員說,方慶建收受的賄賂,超過一半都來自表哥吳某某的“進貢”。

                  表哥吳某某曾坦承,在方慶建當上柯城區副區長之前,倆人雖然說是親戚關系,走得並不是很近,接觸也並不多,直到後來自己做生意,家裏的經濟條件好轉,兩家人才接觸多起來。後面看到方慶建也逐漸當了領導,考慮到以後自己公司接業務需要他的幫忙 ,就有意識地跟他搞好關系。

                  2006年,做鋁合金生意發達了的吳某某找到方慶建,希望他能為自己在承接鋁合金工程項目、生產安全事故處理上提供幫助,並送上了2萬元現金。彼時的方慶建剛剛步入縣區級領導崗位,迎來了人生中第一個“高光時刻”。這本該是他一展抱負的起點,卻成為他在貪欲面前不重小節、腐化變質的第一個汙點。

                  貪欲的種子自此在方慶建的心裏落地發芽,並隨著他的職位一路升遷,開始野蠻生長。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方慶建自述:“既然表哥的錢我都收了,別人的錢也就不用拒█絕了。”

                  “多數行賄行為持續長達數年之久,基本是以購物卡和現金為主,數額少至5000元,多的高達10萬元,且名目繁多。”辦案人員說。無論是請求其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工作錄用給予照顧的下屬幹部,還是借著廣告業務發展的名義希望“特別關照”的私營企業主,方慶建對他們的請托有求必應。

                  “我也知道他們看中我手中的權力,只要能把別人請托的事情辦好,自己拿點好處也是理所當然的。”就這樣,方慶建與這些有求於他的人越走越近、利益勾兌日漸頻繁,在一點一滴的“圍獵”中丟失了自我,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淵。

                  人前正能量、人後搞特權,

                  他在風頭無二中漸▓變為對黨不忠的政治兩面人

                  2016年,由於工作表現出色,在年底的▓縣(市、區)班子換屆選舉中,方慶建當選為柯城區區長。屢屢升職,這次又被安排在戶籍所在地擔任政府主要領導,一時間,方慶建風頭無二,越發利令智昏、忘乎所以。在他看來,自己吃點拿點享受點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跟在工作上的辛苦付出以及自己拼出來的政績相比不算什麽。

                  人前,方慶建講起黨風廉政建設頭頭是道,並且多年來以“正能量”為微信號,平均每天發布正能量原創文章兩條以上,企圖在超過4000名好友的朋友█圈中,樹立並鞏固自己廉潔自律、積極進取的正面形象。

                  背地裏,方慶建卻把組織的信任當資本,內心膨脹,自我要求松馳,特權思想和官本位意識日益凸顯,大搞權錢交易,從只收熟人▓到來者不拒,從照單全收到主動討要。

                  2014年,方慶建夫妻打算購買一處衢州市某小區房產,因一部分資金在股市裏,便向表哥吳某某開口借了50萬元。當時吳某某就主動向方慶建妻子夏某提出,將50萬元送給他們。夏某爽快收下後對其表示感謝,兩人對話時方慶建也在旁邊。

                  萬萬沒想到,在交易完成的第二年,樓盤發生了降價銷售的情況。方慶建覺得自己買這套房“吃虧”了,便向開發商某置業有限公司索要補償。第一次夏某向對方提補償要求時,因為沒有亮明方慶建的身份,對方並未答應她的要求。第二次在▓去之前,方慶建夫妻通過他人向開發商介紹了夏某是綜合執法局局長妻子的身份。開發商基於方慶建的局長身份,就答應補償他們2個車位和1個儲藏間。方慶建為掩人耳目,提出將協議簽署日期再挪後一年,並予以收受。經價格認證,車位和儲藏間的市場價格為26萬余元。

                  前門當官、後門開店,

                  家風不正終成貪腐“搭檔”

                  “都是因為我自身在廉潔自律方面要求不高,沒有做好表率、樹立起良好的家風,對我妻子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談起妻子夏某,方慶建一臉愧疚。

                  常常在外應酬,享受著穿名牌衣、抽高檔煙、喝高檔酒生活的方慶建,即使是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後,照舊不收斂、不收手,我行我素。在方慶建長期的耳濡目染下,妻子夏某也漸漸多了些喜好,業余時間常常花費在追求時髦、打扮自己上,甚至迷戀上了購買奢侈品。為了支撐不斷提升的“高品質”生活,夏某利用方慶建手中握有就讀優質學校名額等資源,主動答應熟人的請托,並將大部分受賄錢財用於購買奢侈品。辦案人員說,“夏某自己購買和他人所送高檔服裝、皮包等奢侈品價值就達數十萬元,最貴的一件衣服6萬元。”

                  “前門當官、後門開店。”隨著時間的推移,方慶建夫妻倆逐漸成為了配合默契的貪腐“搭檔”。平時有交█往的“朋友”遇到什麽事情需要幫忙,也都不避諱地往方慶建家中送去錢物。夏某吃慣甜頭後,胃口越來越大,行事越發大膽,甚至將受賄地點放到了自己父母家中,絲毫不怕暴露。對於所收的財物,方慶建都知曉並認可。

                  2019年初,衢州市監委對衢州市規劃局原局長徐某采取留置措施,方慶建表哥吳某某涉案其中。方慶建一邊擔心自己會被吳某某牽連,一邊又心存僥幸,不願將所收財物退回,夫妻倆人遂與吳某某統一口徑、偽造借條證據,企圖掩蓋問題,對抗組織審查。

                  此後,方慶建夫妻在風聲緊的時候收斂了一陣,但貪婪的習性已經養成,等到事態稍稍平穩,自以為障眼法施得天衣無縫的這對貪腐“搭檔”,又開始肆無忌憚地收受他人賄賂,甚至重新要回了此前為了躲避組織審查退回的購物卡。直至被留置前一周,方慶建還“笑納”了“朋友”送來的1萬元生日紅包。

                  心中無敬畏,行動無約束。從一名仕途順利的縣區主要領導幹部淪為“階下囚”,方慶建的案例不禁讓人警醒、惋惜。本應為政一方,造福百姓,但他為了一己私利,不守小節,在“細水長流”的圍獵中▓愈陷愈深,直致最終難逃“大禍臨頭”。


                2020年4月22日,此圖為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衢州市柯城原區委副書記、區長方慶建受賄一案庭審現場照片(1 ).jpg

                (圖)衢州市柯城區原區委副書記、區長方慶建庭審


                責任編輯:張東紅
                相關閱讀